快捷搜索:  as

所以在了解到了这些天兵天将的真正的战斗力之

“陈塘关李靖,还不束手就擒!”
 
    “若不将哪吒交出,那你就以身替之,随我去天庭走上一趟吧!!”
 
    而说这话的,正是显出了真身的东海龙王。
 
    这位遍体鳞伤的龙王爷,刚刚负伤逃回到东海龙宫的时候,就看到负责传话的皮皮虾……就将一个传令天兵给引了进来。
 
    待到这位天兵将顾峥要带的话给传到了之后,这老龙王也顾不得自己那血淋漓的后背了,那是重新修整了装备,是分海而出啊。
 
    这巡海夜叉他还没有死!
 
    而他竟然还搬来了救兵,要为他们东海龙族做主来了!
 
    感念于此的龙王爷那是神清气爽,是背也不佝偻了,是头也不低了,那是化做原型,直冲云霄啊。
 
    而随着他一声龙族特有的长鸣过后,就从西南北其他三个方位之中,各冲出黑,红,白,三色龙王,在虚空中盘绕徘徊,像是与其应和一般的……也一并嘶吼了起来。
 
    也不知道这些龙族之人是怎么商量的,待到这虚空之中的信号传递结束了之后,他们就直冲陈塘关的方向而去,紧跟在东海龙王老大哥的身后,为其助威掠阵了。
 
    所以,此时的李靖,就在陈塘关的上方看到了青白黑红四色的祥龙,盘踞在云端之间,若隐若现的朝着他……大吼大叫着……
 
    而居于陈塘关内的老百姓们,则是在看到了此番景象之后,是纷纷的跪趴在地上,不停的磕头。
 
    没办法啊,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,陈塘关乃是东海入海口的必经关隘,其关内一十八条内陆河,蜿蜒盘踞,最终都汇总归入到东海的海道之中。
 
    待到春暖花开之时,冬季的寒风散去,那海洋上的季风,既给他们的土地带来了润泽的雨露,也为他们的河流回灌回了各种丰富的渔产。
 
    而他们当中需要扬帆起航,靠着外海特产吃饭的渔民们,对于龙王爷的信奉更是达到了出了十分冲动的话语。
 
    “一人行事一人当,岂有子连累父母之罪?”
 
    “我一身非轻,乃灵珠子,是奉玉虚符命,应运下世;我今日剖腹剔肠,剜骨肉还於父母,不累双亲,就算是给那什么碧云童子一命抵一命!你们意下如何?如若不肯,我同你齐到灵霄殿见天王,我自有话说。”
 
   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,天上的那些人还有什么可说的。
 
    只有石矶娘娘觉得,她的童子已死,为免于太乙交恶,原也不必把事情做的这般的决绝。
 
    所以,她下意识的就阻止了一句。
 
    “不用!我那仙童早已经殒命,本是他命中带次劫数。而你这小童年纪尚轻,若是真心悔过,本就不需要轻忽的丢掉性命。”
 
    “你只需要随那天庭钦差巡海夜叉一起,上得天庭,等候昊天上帝的惩处及是。”
 
    “这场内的一干人等,皆没有能够凭一己之私,打杀你和你父母的道理。”
 
    听到这里,站在自家后院的哪吒,就十分诧异的将目光转向了一并驾云过来的顾峥的身上,瞪大了眼睛用手朝着顾峥的方向指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你你你,你怎么还在?我的乾坤圈何在,赶紧速速归还与我!”
 
 871 隐藏的小boss(36/50)
 
    这时候的昊天天帝,一点不觉得有事儿就找名义上的搭档老婆有什么不对的。
 
    他也顾不得打盹了,将衣服上压出来的睡褶给甩平了之后,就直奔西昆仑的方向而去。
 
    要说他这天帝当得也够憋屈的,平素里还没有这瑶池金母手底下得用的人多。
 
    而自己手中的法宝?
 
    呵呵,更是一个也无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的昊天天帝,就在脑海中对着瑶池金母手中的聚仙旗垂涎了一番,后又想到了这瑶池金母的本体之后,复又打了一个冷颤,竟是半分别的的念头也不敢生起了。
 
    要说这昊天天帝急着找外援的时候,顾峥在干嘛呢?
 
    他正在跟那一千五百名手底下的兵……说戏呢。
 
    说句不中听的话,乍一听上千人的天兵天将,是挺唬人的。
 
    但是等过了那激动的劲儿,顾峥再这么一琢磨,就回过味儿来了。
 
    昊天他帝让他点兵一千五,人够多了吧,可是就算是给他一万五,他顾峥该打不过哪吒依旧还是打不过。
 
    这些名头颇为响亮的天兵天将,那就是吓唬吓唬普通的老百姓罢了。
 
    可是若真跟陈塘关的李靖总兵真刀真枪的对上了,真还不够给人家送人头的呢。
 
    你猜为什么呢?
 
    顾峥那是身处在这个天庭的环境之后,才真正的了解到这里边的门道的。
 
    这些看着穿的金丝金鳞的天将天兵们,实际上乃是这下界带有执念,死去无法再入轮回的阴兵们所点化的。
 
    他们受到天庭征兵处的召唤,依凭聚灵池的便利,从其中出生。
 
    只要这三界之中,仍然有战争和死亡,这些天兵天将的数量,就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。
 
    所以这些天兵天将就算是折在了征讨对手的手中,天庭派兵的一方,也不带心疼的。
 
    严格意义来说,他们都已经属于无意识的灵魂体了,只知道听命行事,又何来个人的意志与情感呢。
 
    所以,在了解到了这些天兵天将的真正的战斗力之后,顾峥就评估了一下此行的凶险程度,成功的就将武力征服的选项,从他的必选项目之中,给划了下去。
 
    那么现在,只剩下迂回的舆论攻势一条路可以走了。
 
    虽然对于哪吒来说,天庭的那些官员们就像是屁一样的无足轻重。
 
    但是在重规矩,守秩序的李靖眼中,名声可就有分量多了。
 
    所以,他还是要走父亲逼迫的老路,让哪吒成功的幻化成为灵魂体。
 
    而到了那种状态的时候,怕就是太乙真人也没有多少办法能够护住哪吒这个熊孩子了吧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的顾峥,神态更加的激昂了几分,将一场‘官二代怒砸海洋局办事大厅,放狠话要将其杀个鸡犬不留’的戏码,给编排的更加热闹了几分。
 
    而这其中,龙王的屈辱,哪吒的嚣张,因此事件而引起的水族撤出,风霜雪雨无人管控的局面的严重性,还特意的被反复的重复了三遍,以便让观看的群众,知晓其中的严重性。
 
    除此之外,他还做了一个补充小剧场,将石矶娘娘将其童子的事宜,也用双人对话的形式,表现了一个清清楚楚,用于在这哪吒抵赖的时候,给大家展示所用。
 
    你别说,这些天兵天将们虽然说战斗力差点,但是在执行力方面却是一等一的强悍。
 
    待到顾峥将剧集前前后后的看了三遍,觉得没有什么大的差错了之后,就用一百天兵打旗,一百天兵敲锣,浩浩荡荡的往陈塘关的方向而去了。
 
    而这一段不短的路程内,顾峥自然也没有使什么腾云驾雾的加速的法决。
 
    反倒是悠悠哉哉的低空漂浮着,一边走着,一边就演着小剧场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